奶油玉米汤

2019.12.04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爱死这个了
大家好这就是我本人

熱愛碰砌:

混更

前兩個是我個人歷程,後面都是設計對白。

我高產的時候代表我亞歷山大了(7pupu


慶祝jintro 👏

太会夸了 我爱饭圈小姐姐

颜值千jin:

什么叫做“颜霸教你做人”
文字是在知乎上看到的 一个叫sugar的小姐姐 觉得写的太好了就截屏过来了

可盐可甜的国际靓仔金硕珍简直太有魅力啦

Part3A橡树



这次一定会完结了所以!文风要欢脱!













比尔博有点想哭,他听哈比屯的老人说,死去的人心愿未了就会托梦给在世的亲朋好友。所以一旦梦见死去的人就要赶快问他的心愿好让他了结尘世之苦,早日回归圣殿。

他看着索林深情(咦)注视着自己的双眼,



仔细想到“他一定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跟我说,在这种国家大义与个人情爱我比尔博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瘪瘪嘴,抽抽小鼻子咽下涌上喉头的酸楚问到


“索林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快点告诉我我一定帮你办好让你早日离开尘世安心入住圣殿你就放心吧我会想念你的!”


说完还抬起头瞪着兔子眼对索林坚定的点点头。


对面的某人觉得有点心塞。


他要不是这几年日日夜夜都靠着比尔博对他的声声思念滋养而活,他真以为自己还是真情错付的单恋人,任感情付诸东流也无人知晓。




但他知道这并不是事实。




他的灵魂附到了那颗比尔博贴身放置的橡果之上,才免过一死。想想或许是神的旨意,几十年前一节枯橡木拯救了身为王子的索林,使都灵家族的复国大业仍保留一丝希望。以致于他改了自己的姓氏来纪念这一段光辉历史,并感谢上天的厚爱。当五军之战的几年后他的灵魂在那棵橡树中苏醒时,也不是没有想过再与都灵有缠染,可是下一瞬间,他就被比尔博这几年来的深深悲歌所淹没,句句入骨,声声刺心,让他几乎红了眼眶。也是到这时,他才懂得自己生前常常在比尔博身上体会到的伤心与快乐究竟是因为什么。


他爱比尔博。


却浑然不觉。


所以从重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只是索林。



比尔博的,矮人,索林。



不再有万座金山,只是一腔爱意。


当他发现自己有了可以潜入他人梦境的能力时,几乎是下一刻他就进入了比尔博的梦,他只是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望—用自己宽阔的胸膛来拥抱自己的爱人,温暖他,告诉他自己的思念。



可是现在是什么状况?比尔博不应该大哭一顿然后在互诉衷肠,接着就【哔———】了吗?莫非他搞错了?


他想要问问面前人,可是看着那双晶莹剔透如同最上乘猫眼石的兔子眼,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对,都灵祖先给我了一个任务,因为光复家族的最大功人非你莫属,他们要我一直陪着你直到生命终结,以此来报答你对我们的恩德。”小心翼翼看看比尔博,嗯,看样子还没反应过来。“哦,还有每天一个吻”说完又飞快接了一句



“这样才能表达我们对你的敬意”


-—-—-—-—TBC—-—-—-—-

没完。。。。
不想说什么了
这已经成了一个系列,
我从来写不完计划写完的东西。
泪流满面.jpg


这张主要在写大舅的心路历程(!?(・_・;?)所以还是没什么进展,下章一定完了!真的!o(`ω´ )o,(呵呵我自己都不信(´・_・`))

HE(; ̄ェ ̄)

PART2A 橡树 中




要看前篇的伙伴们麻烦去我的主页找一下谢谢o(`ω´ )o!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弄链接(; ̄ェ ̄)










他最终还是把橡果埋在了自己的花园里,就像自己对索林没能言说的心事,深深地埋下去,细心的垄起土,等待它冲出黑暗。

他把它种的很近,就在卧房窗户的不远处,每天早晨起床或者晚上入睡都会不经意的看着那微微隆起的土包,眼中带着莫名的希翼。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平静如流水,一如既往,奔腾不息。比尔博收养了佛罗多,小小的,调皮的糯米团子,精灵样湛蓝的琉璃双眼,浓密的黑色卷发,比尔博觉得自己是真心喜欢这个孩子,心里却有个小小的声音说你明明就是想起了那个人。

当年那粒橡子已经长得很茂盛了,不知道为什么比尔博总感觉它长得有些超出正常的生长速度,但也再没多想。


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像是对谁倾诉不为人知的秘语。


一如平常的每个夜晚,比尔博在照顾完小佛罗多后,早早地入睡了,睡前他照例轻轻的看了一眼那棵已经遮住了他半扇窗的橡树,斑驳的树影透过幽蓝的月光铺在他的身上,比尔博躺下,慢慢陷入沉睡。

平稳的呼吸声在卧房响起,那片树影慢慢改变了形状。


比尔博发现自己是在一众矮人的鼾声中醒来的,坐起身来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他清晰的明白自己身在梦中,可是这个梦却太过真实。他下意识的寻找索林的身影,发现那人在不远处的土丘上站立遥望远方。

仍旧是背影啊,比尔博淡淡苦笑了一声,他觉得自己都快忘了所爱之人的容颜。他不是没有梦到过索林,可是每一次,都是比尔博一个人遥遥相望。


果然就只能是这样吗,比尔博垂下了金棕色的小脑袋,攥起了垂在身侧的小拳头。【1】


可是下一刻,他感到被人紧紧的拥住了,熟悉又陌生的味道从身侧传入鼻腔,比尔博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这个梦美好的让他胸腔发闷,紧紧屏住呼吸浑身僵硬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一个细微的颤动就会因此让这个梦碎掉。


努力闭上眼睛记忆这些感觉,无论是这个勒的他有些发痛的拥抱还是脸颊上头发带来的微微刺痛他都想记住,希望在醒来时还有温热的回忆。


身旁的人突然动了,在两人之间微微拉开了距离,一只手滑到了比尔博毛茸茸的后脑,索林对着比尔博光洁额头重重烙下一吻,过了一会又微微退开看着已经进入呆滞状态的小霍比特人,叹息似的说了一句


“I miss you so much,Master Baggins."


-—-—-—-—TBC—-—-—-—-
【1】:对你们已经发现这块的文风莫名变奇怪了|( ̄3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脑补出这个画面被萌到了抑制不住写出了奇怪的东西(´・_・`)

ps,我又没有写完!啊啊啊啊啊啊当初想着就写一篇!然后变成了两篇!然后两篇了我还没写完!
(╯°□°)╯︵ ┻━┻气死我了!

pps,可能会有人觉得写的不像大舅,一见面就又亲又抱的ಠ_ಠ但是!我要说作为图灵家族的索林王子已经死了,现在的是比尔博的矮人索林,所以就让小两口亲亲爱爱的双宿双飞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好了不说你们也一定知道这文HE(●°u°●)​ 」

橡果

终于向索博下手了
和哈哈红红火火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大鹰带着美梦飞向远方,留下痛苦的灵魂沉睡在冰封的土地上,不分你我。


比尔博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爱他,但是现在说什么不都太迟了吗?他深爱的人现在了无声息的躺在彻骨的寒冰上,双眼仍执拗的注视着远方初生的晨光。旁边的他除了哭泣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静静听着自己缺了什么的心一遍一遍哭喊

绝望的,痛苦的,

我爱你。




在回夏尔的路上,每一晚他都能梦见索林,远远的站在那里,幽蓝的月光洒在他身上,微风吹过他长长的辫子,一如他们在去往孤山的夜。索林总是背对着比尔博,比尔博也只是看着他的背影,两人从不说话,像一个秘密一样共享着这些月光。


而在赶路的白天,他总是在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呢?是那颗让索林对他露出笑容的橡果?是那次悬崖峭壁上的舍身相救?还是那个让他感到羞涩的拥抱?不,或许是在更早,可能是在夏尔打开袋底洞的大门看见那人时,这场让自己浑然不觉的暗恋就已经开始了吧。


回到袋底洞,似乎还能听见他们吟唱那首歌,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地方,现在就只有他一个人了,比尔博觉得鼻腔有些酸涩,感受着绿色马甲下的秘银衣,他慢慢坐在地板上,嘿这太痛了不是吗,蠢笨的自己现在才懂得自己的心,可是再也不能明说。

或许他的心事也只有那颗橡子懂得。



-—-—-—-—TBCorEND-—-—-—-—-


就这么一个小短篇居然还要分上下两篇写啧啧啧太丢脸了。

然而题目本来要叫橡树的写了半天也没写到然后就变成了舅伯的定情信物橡果。。。。。。

这个完了应该还有大舅POV的一篇毕竟二伯苦兮兮的一个人单恋太惨了,要单恋就要两个人一起来!(●°u°●)​ 」


此文HE!!!!!